风与云月

针对某些人,既然不顺眼我,拉黑我了,那你还跑我评论区来说我不好让我看到,那我拉黑你就理所应当。
来而不往非礼也。

时隔将近一年,来一次旧图重绘


不知不觉一年就过去了啊……


这个可以抱图自己上色,当然如果可以的话请艾特我,让我瞅瞅(对手指)

@嘤嘤鹰 劳斯家的美英!



我好爱!是bg(暴风哭泣)

因为我很菜所以画不好(落泪)


(莫名感觉跟英比起来这个美像个假的??)

毛斯鼠的历史性时刻在1999(?)



可以去找相关事实(发不出来被屏了)

理性看待问题




黑山金鹰是我私设,不允许借鉴,自己想去(为什么我会设成金鹰这个理由估计你们也想不到)

实在不行跟塞鹅一样去



摸鱼非盈利性质的短漫,作品如有比例问题且问题不大一概无视

我本来就是为爱发电,为了防止某些把我拉黑了还跑我评论区来说我不行,钓鱼,背后说我坏话,挖我墙角的煞笔,活该天打雷劈的某些人,以后所有作品都会加上

这段话。





仲夏节(Midsummer Festival)是北欧国家的传统节日。每年6月24日后举行。




听见有人说想看鹿鹿,所以我来啦


p2顺序,橘猫家的芬兰鹿,我家的丹麦鹿鬼喵喵家的冰岛鹿




(问问有没有人约稿,最近用钱较急所以出来接稿)

(诈尸)

??很久之前发的,才发现给我屏了,

(难道是因为配色吗)

改个色重发一下


有用模板

可恶呜呜,劳斯是神!

Lrm:

是和@风与云月 老师的互绘!

因为是老师家的个人设定所以不要拿

(Canada拼错了就当是缩写嗯(?)

是和@Lrm 的互绘,画的她家的波兰鹰,

大概情况就是,波兰鹰听到了有人在她面前讨论瓜分梗,然后

“嗯,接着说,我听着呢”



可恶,劳斯亏了



又出来嫖海狸图了的我

十一 兔子篇《都市怪谈》13


预警看合集第一篇



正文

————————————

“也许你不知道,其实我们这些守护者,记忆是互通的哦。”

兔子高傲地抬起头,蔑视地看着大毛,根本没有任何亲和力,像是一个古代的帝王居高临下。


大毛调整了一下姿势,表情严肃起来——二打一。

难怪约翰之前明知道打不过还是攻击试探,是在收集信息吗。恍然大悟来的太晚,大毛后悔当时没有速战速决,身为这个世界的“主”,兔子会带有来自这个原身的特殊力量,目前还不知道是什么,需要谨慎试探。


约翰——冷漠

高卢——开朗

兔子——高傲

大毛真的很想敲醒自己,这违和感太重了。


如果她有这个机会。


兔子的武器是两柄短剑,其中一柄利剑,一柄铜剑,剑尾的环上系着细线,平时可以用手通过操纵细线来掌握短剑,很特别,毕竟一般不会有人看到如丝般的细线。

利刃破空而来,大毛侧身躲开,兔子绷紧手上的线,操纵着利刃的方向,顺手甩出另一把。

大毛迅速离开那片区域,短剑回转,与铜剑碰撞在一起,铜剑被撞击改变了方向,大毛转身,铜铃击中青铜剑。

正式开打前的热身并没有分出胜负。


高卢趁机从窗户离开,去到外面更宽广的地方。大毛暗道不好,退开并甩出铜铃的红菱,附带雷电效果准备把高卢捆回来,兔子站在旁边甩出利剑,再次割破红菱。


高卢带着明媚如巴巴羊的笑容站在窗户口送了个飞吻,看的大毛手一抖,差点让铜铃脱手而出:“亲爱的们~我们外面再见。”随后翻了出去。

“准备好转移战场了吗?”兔子向她摆了摆手,然后消失在了原地。

瞬移!


大毛没有追上去,站在原地思考破局办法。

为了让高卢发挥最大的优势,她们会把战场建在宽广的地方,而且,现在需要急着打败她们的是自己,她们甚至更希望时间回溯。


需要准备一些东西。


料定她们暂时不会回到这个狭窄的房间,大毛收回铜铃,又去了杂物间——有的时候她也想知道白鸽这个正常的女孩子为什么要在杂物间放这么多危险的东西?

沙熊擅长用权杖当武器,可能是平时用顺手了,所以特意做了一个特别坚固的,无装饰品,杀伤力大的权杖。毛熊因为用红旗顺手了,所以有时也用的旗杆作为武器,打胜仗就把红旗挂上,插在地上。


所以,大毛擅长的也是棍子,特制的,前几个世界还能用呢,如果没有因为违规被封的话她现在也不至于连件趁手的武器都没有。

如果这个世界没有限制的话。


“鹰酱?哦,这还有只鹰。”

陌生又熟悉的面孔出现在眼前,熟悉是因为这家伙化成灰她都认识,陌生是因为那一头短发——短发?!


猛然发现不对的大毛走过去探了探她的鼻息——没有。


“真的死了?!”寒意窜上心头,撸开袖子握住的是冰凉的胳膊,大毛咂舌,后退开。“你现在可真的只能算东西了,只有身体什么的——算了,我还是想想这里有什么东西能够配合商城里的东西用的吧。”


为什么?鹰酱会是短发?!

虽然目的是找找白鸽放在杂物间里的道具,但是这个疑问一直盘旋在她心头。

她们的发型都代表着特别的含义,属于是不出大事万年不能变。在原来的世界里就算一剪子给剪短,也会在十分钟到一个小时内回到原来状态,更何况,她们穿越而来的是精神体,在原世界的任何变化都不会影响到在这里的状态,一套衣服穿到底,受伤自动恢复……

“所以,为什么一开始的时候没人注意到这些……”

为什么一开始的时候,她们还在嘲笑鹰酱的造型,难道就没人注意到不对吗……


这个世界有问题!!!


“好像系统也没有出现过几次,这个世界居然可以影响我们穿越者的穿越状况,它的影响范围居然……还是说,不,还是赶紧解决面前的问题吧”


————


坐在高位上的淡金色头发的女性睁开了眼,沉默之间手在面前点了几下,这个城市的地图随机浮现,一起出现的还有很多个特殊的光点,五颜六色,如果不了解其中的含义可能还会觉得这给城市夜景填了彩,甚是好看。

她眉头紧锁,目光转移到几个没有动静的地方才稍微松了口气——那几个厉害的还没动静便好。


算算时间,那边的人也该派人过来协商了。


脚步声由远至近,偶尔停下来,估计是在和守门人亮明身份,然后脚步便越来越快,虽然仍能感觉到来人并没有过于慌张,有几丝稳重夹在其中。

看来比几百年前那次的代表要成熟一些。


厚重金饰的大门被推开,出现的是一个墨发过腰的陌生女性,貌似是新一辈优秀的人,不认识但穿着猎鬼人高层的代表性白大衣,行了礼后开门见山解释了目前的状况:

“目前各地的灵体都出现的暴动迹象,如此之势不寻常,经过我等人类代表方协商之后决定来寻求您的协助。”


“如果仅仅是暴动的话,你们人类还处理不好吗?”

虽然知道这话蕴含了多少信息,但还是想看看这人类代表究竟有多少刷子。


“如果只是普通的暴动自然是不必前来,只是过于规律,而且其中不乏一些经过协商后稳定了的强大灵体也开始异常举动——这是自那几百年前第一次,而且不只是灵体,还波及到了自然环境,前兆与那次重合度极高……您也应该感受到了吧——”

来自王的召唤——


剩下的话不必多说,等级高实力强的灵体可以避免被影响到情绪的波及从而避免暴动,但是那些低级的,哪怕那个“王”本意并不是采取什么攻击都会丧失理智。

压下再次涌上来的内心的躁动,她终于从王位上走了下来:“好,我接受你们的邀请,共同应对此次不知名的危机。”

面前的黑发女子有着四五分让她熟悉的长相,这不应该,看起来这人只有十几岁,虽然能到达高层证明她实力不俗,但对于生命无尽的她来说不应该认识,甚至见过面。


她看到面前的人再次行了个礼,表情虔诚地说:

“多谢,教皇大人。”


——————————————————


猜猜这两个人是谁吧,身份有联系,真的不是随便安排的人,是很重要的人


目前来看这章内容量是最大的,不过我文笔不好,写不出我想要的那种大战前来的压迫感……



ps.在下一次模拟考试之前发出来,这一阵子写文真的很煎熬,保佑我考好呜呜,不然就更不了了……



pss.如果喜欢请务必留评,不然没有动力更(热度真的很少,更新就会佛系)

和老婆贴贴!@橘猫 


我最喜欢红豆沙粽子

她也最喜欢红豆沙粽子

世上哪有那么巧的事?

我俩有染。

(乐)

来选,仅限我眼熟的(如果没人就随机)


一个位置已经被占了还剩五个

(其实本来是想让橘猫选完了的结果她只要了一个)


注:是为了一个小计划弄的这个,所以待机时间比较长(月为单位)

如果有人猜到是什么了不要出声(捂嘴)

(可以私信我求证,但我不一定会答)

(保持神秘感)